剛剛!英特爾要徹底顛覆IDM了!

IDM是芯片行業的基礎模式,一直以來也主導著行業。在晶圓代工的出現發展至今,代工業水漲船高,不斷“圍剿”傳統IDM模式,甚至還有媒體評論代工的勢頭有蓋過IDM的趨勢。

老牌IDM廠商英特爾可以說擁有最全的產品線,包括架構、矽技術、產品設計、軟件、封裝/組裝/測試、製造的全部領域技術細節,CPU、獨立GPU、FPGA、加速器四種主流芯片, oneAPI一體化軟件平台。

IDM是英特爾的一把利劍,也是這家企業一直以來的競爭主要力量。“技術派靈魂人物”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作為新任CEO,進行了一次自2月15日上任以來首次官方演講。

帕特·基辛格此次宣布,英特爾不僅要繼續IDM模式,而且還要革新IDM,他將這種全新的IDM模式稱之為“IDM2.0”。

內外兼修,IDM 2.0的三個“法寶”

根據帕特·基辛格的介紹,英特爾的全新IDM 2.0戰略只有英特爾做得到,並將成為其未來的製勝法寶。IDM 2.0主要有三部分組成:

1、內練一口氣:帕特·基辛格介紹,英特爾已在7nm製程取得了順利的進展,預計今年Q2實現代號為“Meteor Lake”的首款7nm CPU計算晶片的tape-in​​。

據悉,英特爾將利用自身領先的封裝技術將IP或晶片封裝在一起,從而交付獨一無二、定制化的產品。也就是說Meteor Lake實際上便是“小芯片2.0”設計的一代產品,英特爾的分解設計是把原來一定要放到一個工藝下面去集成的單芯片方案轉換成多節點芯片集成方案,再通過先進的封裝技術,快速實現不同的產品。

另外,英特爾仍然希望繼續在內部完成大部分產品的生產,將重新構建和簡化的工藝流程中增加使用極紫外(EUV)技術。

需要注意的是,EUV技術在業界普遍被認定製程發展至7-5nm階段才會投入使用,荷蘭ASML(阿斯麥)是全球唯一的EUV光刻機製造商,而英特爾早在十年前EUV研發之中就率先認購15%。可以說,EUV的引進標誌著英特爾將要修煉好“自身內功”的決心。

注:tape-in​​是設計的倒數第二個階段,tape-out即為流片

2、外練筋骨皮:帕特·基辛格預計將擴大採用第三方代工產能,涵蓋先進製程技術生產的一系列模塊化晶片,包括從2023年開始為英特爾客戶端和數據中心部門生產核心計算產品。

這也是帕特·基辛格在正式上任時所透露的,2023年英特爾大部分產品都將採用英特爾7nn技術,同時部分產品也會採用外部代工。

實際上,英特爾並非第一次宣布將切入代工的領域,早在2013年就曾宣布將20nm製程FPGA交給Altera代工生產,而後Altera被英特爾收購,轉化成英特爾FPGA競爭的重要力量。

帕特·基辛格強調,這將優化英特爾在成本、性能、進度和供貨方面的路線圖,帶來更高靈活性、更大產能規模,為英特爾創造獨特的競爭優勢。

3、加入代工行列:英特爾最新組建了獨立業務部門英特爾代工服務事業部(IFS),並將由半導體體資深專家Randhir Thakur博士領導,直接向帕特·基辛格匯報。

據介紹,IFS事業部與其他代工服務的差異化在於結合了領先的製程和封裝技術。目前來說,英特爾手握EMIB(高密度微縮2.5D)、Foveros(高密度微縮3D)和Co-EMIB(融合2D和3D)多個維度先進封裝技術,還擁有最新的“混合結合(Hybrid Bonding )”封裝技術,這是其他代工廠做不到的。

值得注意的是,英特爾的代工服務支持x86內核、ARM和RISC-V生態系統IP的生產。x86、ARM、RISC-V的“三權分立”是業界永無止息討論的話題,而英特爾直接打開了業界的通道,使得“百家爭鳴”成為可能。通過帕特·基辛格的介紹,英特爾的代工計劃已得到業界的熱忱支持。

事實上,自Altera代工消息傳出後,業界就猜測英特爾將要推開晶圓代工的這扇大門。但轉型何其容易,時至今日,這條路終於被新任CEO帕特·基辛格勾勒出來。

橫向對比三星,自2005年推開了晶圓代工的大門,並在2017年開始將晶圓代工業務獨立出來,成為頗具競爭力的晶圓代工企業;AMD則是在2009年獨立出格芯。在英特爾獨立出代工服務業務後,相信業界能夠迎來新的格局。

重金砸出英特爾的廣闊未來

筆者認為,英特爾的IDM 2.0模式徹底打通了英特爾的“奇經八脈”,徹底把IDM修改了一番,轉變為業界和英特爾“雙贏”的局面。

一方面,自研+外部代工的新模式,此舉使得IDM模式發生了本質的變化,除了“內功”修煉,不斷接納外界優秀的方案,可以讓英特爾擁有更多的選擇。此前帕特·基辛格介紹,英特爾將和代工廠共同選擇設計和製造,控制供應鏈,從而共同盈利。

另一方面,推開代工的大門代表著英特爾打開了新的發展路線,晶圓代工業務的成熟、高效率和近兩年的亮眼表現,使得媒體的偏向愈發濃重。實際上,IDM和代工各有千秋,英特爾則是內部和代工雙線發展,近可繼續獨立代工業務,遠可繼續發展IDM模式,兩手都要抓,這也頗為符合帕特·基辛格的“技術派”作風。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目前晶圓代工產能正處於緊缺的狀態,英特爾加入晶圓代工或可解決行業的燃眉之急。 Continue reading

美國要實現科技復興,能指望拜登嗎?

不管是好是壞,特朗普政府的美國科技政策,以及之前奧巴馬總統的科技政策,往往會設定全球優先事項,新政府肯定也不會例外。

非常年輕化的拜登政府和它“不老之心”的首席執行官,正在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有些難題仍盤踞在謎題中,有些則是完全前所未有的挑戰:氣候、經濟、流行病、技術和軍事政策。所有的優先事項都必須使其自身和相互之間以某種方式取得平衡。

以下只是新政府必須同時保持神奇地懸浮在空中的眾多盤子中的一小部分——如何能調和眾多黨派和優先事項保持一致,而又能不在過程中打碎所有的盤子。

國家安全

在國家安全領域,拜登政府迅速扭轉了上屆政府的路線,特別是在軍備控制和北約聯盟方面。拜登總統在2月初延長了與俄羅斯簽訂的《新裁武條約》,要求兩國在今後5年內對戰略核力量的數量進行可核查的限制,這是他開局後的第一項行動。

同月,政府提出與伊朗恢復核協議談判,希望挽救2015年限制伊朗核濃縮活動的協議,該協議曾被特朗普放棄。為了恢復與歐洲盟友的緊張關係,拜登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視頻講話,強調美國對北約第五條的承諾。

此外,他還通過決定將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列為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非法定成員,標誌著國家安全政策的重要概念轉變。

在其關於國家安全的第一份總統指令中,拜登將應對大流行病指定為最高優先事項,將國家安全擴大到涵蓋全球健康安全。這與政府決定將以前不同類別的外交政策和國內政策合併到國家安全之下的決定是一致的。拜登政府未來的優先事項將包括重啟軍控議程,解決更多的武器類型,讓新的國家加入進來,以及縮減核現代化計劃。—娜塔莎·巴耶馬(Natasha Bajema)

氣候及科學政策

2021年,美國政府對人為氣候變化的重視程度將超過任何一屆總統政府。拜登總統就職剛滿一周即表示:"當我想到氣候變化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就業。"

他是在一項行政命令的簽字儀式上做出上述表示的,該行政命令的目標之一是尋求通過聯邦購買美國製造的電動汽車、可持續技術和智能電網的優先權來支持可再生能源產業。(政府也在加速推進現有項目,從3月8日葡萄園海上風電場的環境審批中可以看出,政府正在向2035年實現零碳電網的目標邁進。)

拜登1月27日的還命令設立了國內氣候政策辦公室和國家氣候工作隊,該工作隊將協調21個聯邦機構和部門的氣候減緩工作。接著,在3月10日,五角大樓為響應同一命令,宣布成立國防部氣候工作組–致力於將"氣候風險"納入其所有計劃,並利用其龐大的政府開支的錢包力量,在其全球的眾多任務和設施中"部署新能源解決方案"。

所有這些機構和團體,則與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一起,共同引導政府在國際和國內的氣候重點。拜登還在1月27日的命令中確定在4月22日(地球日)舉行國際領導人氣候峰會,一切的命令部署恰好在距他上任百天還剩8天之際完成。

就在上述聲明發表的前一天,拜登挑選了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遺傳學家埃里克-蘭德(宣布繪製人類基因組圖的第一篇論文的主要作者)擔任他的首席科學顧問–這個職位被總統提升為內閣級職位。"科學和真理"是候選人拜登曾承諾過的他要領導的工作,僅這一步就標誌著他與前任的實質性區別。

本清單中值得注意的是:沒有任何面向氣候的立法。在參議院"拉布"範圍內或圍繞"拉布"開展工作仍然是一個實質性的立法障礙。因此,隨著拜登以氣候為導向的行政行為面臨不可避免的訴訟,新總統無疑將在未來數月內重新審視他上任之初的行為。—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

半導體製造

在目前的黨派時代,兩黨達成一致的少數問題之一是,美國需要更多的國內尖端微電子製造。在兩黨的有力支持下,授權為此提供激勵措施的條款被納入《2021年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在拜登上任前幾周立為法律。

然而,該法並未提供實現其目標的資金。這將需要一個單獨的撥款法案,新一屆國會和拜登將不得不與之抗衡。據IEEE-USA的政府關係總監Russell T. Harrison表示,代表美國大多數行業的半導體工業協會正在承壓,而且在國會中仍然得到了廣泛的支持。他說:"現在的鬥爭是在撥款環節,而且我們很有可能贏得這場比賽。"

有一些跡象表明,拜登政府已經加入進來。2月24日,拜登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對半導體和先進包裝、醫藥原料、大容量電池和關鍵礦產的供應鏈進行為期100天的戰略審查。其他領域,如國防工業和信息技術將獲得全年審查。哈里森(Harrison)表示這種差異很有說服力:"你無法對這個名單上的任何東西進行適當的100天審查,這說明拜登政府已經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塞繆爾K·摩爾(Samuel K. Moore)

電信與互聯網

在Ajit Pai於1月20日卸任後,拜登比預期更早地獲得了在領導聯邦通信委員會的五人委員會中民主黨多數席位的機會。派伊的舉動讓拜登得以任命現任委員傑西卡-羅森沃塞爾為代理主席,並最終提名第三名民主黨委員填補派伊現在的空位。(根據法律規定,同一時間不能有超過三名委員來自同一黨派)。

拜登的FCC可能會追求普及寬帶,這是他競選時的一個議題。包括擴大農村基礎設施,這一點已經從FCC的2019年農村數字機會基金開始,該基金授予美國200億美元以促進建設。它還包括縮小"功課差距",這是羅森沃塞爾(Rosenworcel)過去一直以來的主張。換句話說,它確保每個學生都能上網做功課,COVID-19大流行病明顯地暴露了這一差距。

期待網絡中立性辯論也能恢復活力。在奧巴馬的領導下,聯邦通信委員會將互聯網服務提供商(ISP)移至1996年《電信法》的第二章服務中。其中,此舉要求提供商不得在其網絡中基於數據來源地而歧視數據。但隨後特朗普的FCC將ISP重新分類為Title I服務,從而取消了這些同樣的限制。羅森沃塞爾投票支持Title II的轉變,而反對恢復到Title I。如果她被確認為實際的FCC主席,那麼網絡中立性很有可能再次成為熱門話題。邁克爾-科齊奧爾

COVID-19新冠肺炎

拜登在踏入白宮之前就努力設定期望值,在12月的一次演講中,他描述了他抗擊COVID-19大流行病的計劃,並直言不諱地說:"我們沒有迅速陷入這個困境,但也不會迅速擺脫,這需要一些時間。"但他曾承諾在上任的頭100天內完成"改變疾病的進程,讓美國的生活變得更好"的目標。

他的三部分計劃包括:適用於聯邦大樓和州際旅行的口罩任務,發放1億劑疫苗(當時足以讓5000萬美國人完全接種),以及推動學校安全重新開放。

他已經兌現了前兩項承諾。上任第一天,他就簽署了行政命令,將這些口罩任務落實到位。截至3月初,聯邦政府已經發放了超過1.3億劑的口罩(儘管其中只有約75%的口罩得到了管理)。為了在他的第三個目標上取得進展,一個聯邦藥房計劃正在優先為教師提供疫苗,拜登也呼籲各州同樣優先考慮學校工作人員。國會3月通過的1.9萬億美元刺激計劃中,包含了對學校更直接的幫助。

國際上,最大的新聞是拜登對COVAX的承諾,這是一項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分發疫苗的努力。今年2月,拜登承諾提供20億美元的初始資金,並將再提供20億美元。由於危險的新變種可能在未接種疫苗的人群中出現,這種國際努力對美國選民有利–無論他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伊麗莎·斯特里克蘭(Eliza Strickland)

Open RAN:把5G基站拆個七零八落!

功能拆分放到現在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其概念最初在3GPP R14中就提及過,3GPP R15發布了定義,並引入了新的術語、接口和功能模塊。

但是在Open RAN中,為什麼RU、DU、CU功能拆分的概念變得如此重要?

本文將帶你從Why、What、How、When四個方面進行全面了解。

Why

以前的RAN體系結構(2G、3G和4G)是基於“monolithic”構建塊,邏輯節點之間很少發生交互。然而,在新的無線電(NR)研究的最初階段,人們認為在中央單元(CU)和分佈式單元(DU)之間劃分gNB(NR邏輯節點)可以帶來靈活性。

靈活的硬件和軟件允許進行可擴展的、低成本的網絡部署,但前提是硬件和軟件組件可以互操作並且可以與不同供應商進行混合和匹配。分離式架構(中央和分佈式單元之間)允許協調性能特性、負載管理、實時性能優化,並能夠適應各種用例和需要支持的QoS(即遊戲、語音、視頻)。

為什麼Open RAN要採用分離式架構?

下圖展示了當前的業界看法,諾基亞認為唯一有效的劃分是在RU和DU之間,並表示時間將證明一個供應商的DU與另一供應商的CU的集成是否會帶來靈活性和低成本。

結論:如果硬件和軟件組件之間的接口是開放的,功能拆分將會節省成本。

What

在5G RAN架構中,BBU功能分為兩個功能單元:負責處理對實時性較高的分佈式單元(DU),以及負責處理非實時、RRC、PDCP等高層協議的中央單元(CU)。

在5G C-RAN中,DU的服務器和相關軟件可以託管在站點本身,也可以託管在邊緣雲(數據中心或中央辦公室)中,具體取決於傳輸的可用性和前傳接口。CU的服務器和相關軟件可以與DU放在同一位置,也可以託管在區域雲數據中心中。DU和RU之間的實際劃分可能會根據具體的用例和實現而有所不同。

RU:一個負責處理DFE和部分PHY層功能的無線電單元,其設計的關鍵考慮因素是尺寸、重量和功耗。

DU:靠近RU的分佈式單元,主要處理RLC、MAC和部分PHY層功能。該邏輯節點包括eNB/gNB功能的子集,具體取決於功能拆分選項,其操作由CU控制。

CU:負責處理RRC、PDCP等高層協議的中央單元。gNB由一個CU和一個DU組成,分別通過CP和UP的Fs-C和Fs-U接口連接到CU。具有多個DU的CU將支持多個gNB。分離架構使5G網絡能夠根據中傳可用性和網絡設計,在CU和DU之間利用不同的協議棧分佈。CU可以通過中傳接口對多個DU進行集中式管理。

集中式基帶部署允許在不同RU之間進行負載平衡,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多數情況下,DU將與RU搭配以執行所有密集處理任務。以邊緣為中心的基帶處理可提供低延遲、具有實時干擾管理的無縫移動性和最佳資源優化。

業界認為連接RU和DU的底層接口是eCPRI,以提供最低的延遲,前傳延遲被限制為100微秒。

需要注意的是,DU / CU拆分幾乎不受基礎設施類型的影響。新的接口主要是DU和CU之間的F1接口,它們需要能跨不同的供應商互操作,以真正實現Open RAN。中傳(Midhaul)將CU與DU連接起來。

4G / 5G核心通過回傳(Backhaul)連接到CU,5G核心距離CU最多可以200公里。

How

對於延遲敏感的服務,基於適當的前傳可用性,MAC-PHY拆分是首選解決方案。Option 7 Continue reading

Nature封面:AI與人類鬥嘴誰更強?IBM團隊發布“AI辯論家”最新研究進展

在很多遊戲和圍棋比賽中,人工智能(AI)都展現出了“超人” 能力,現在,它又開始衝擊辯論賽了。

自AI 概念誕生以來,如何讓計算機對自然語言的理解和處理能力接近人類,一直是科學家們的終極願景。

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目前業界已經開發出能夠執行語言理解任務的AI 模型,對於常規任務和特定語言現象,例如預測某個句子的情感,當前最先進的AI 系統通常能給出一個不錯的結果,再搭配上語音相關技術,進行簡單的人機對話交互也不再稀奇。

然而,在更複雜的任務中,例如自動翻譯、自動摘要和多輪隨機對話考驗下,AI 系統仍然不能很好地滿足人類需要,而比這些單一任務更具綜合性的考驗是:辯論。

那麼,AI 有能力和人進行主題辯論嗎?

辯論代表了人類大腦的一種主要認知活動,需要同時應用廣泛的語言理解和語言生成能力,一個自主的辯論系統超出了以往語言研究的範圍。

不過,來自IBM 的AI 研究團隊報告了一項最新的研究進展:Project Debater(意為“辯手項目”),經評估,該系統已可以與人類專家選手進行體面且有意義的現場辯論,它能通過儲存了4 億篇新聞報導和維基百科頁面的知識庫,自行組織開場白和反駁論點。

圖|Project Debater 與人類選手辯論(來源:IBM)

相關論文以“An autonomous debating system”(一個自主辯論系統)為題,於3 月18 日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發表在頂級科學期刊《自然》(Nature)上。

據了解,Project Debater 最早於2011 年被提出,堪稱“十年磨一劍”,研究人員的目標是讓AI 與人類進行現場辯論時應對自如。另外,他們還強調了AI 與人類進行辯論和在遊戲競賽中挑戰人類之間有著根本區別,這有助於讓AI 走出“舒適區”,因為在辯論領域,人類仍然佔優勢,AI 需要新的範式才能取得實質性進展。

初次亮相就對陣冠軍選手

研究人員定義了一種辯論形式,它是學術競爭性辯論中常用的辯論風格簡化版,即一旦被稱為“辯論動議” 的主題宣布,Project Debater 和人類選手都各有15 Continue reading

到2030年,智能農業或將養活85億人!但網絡安全威脅需要重視

隨著智能化的逐漸落地,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能都有不俗的表現。

同樣,在農業領域,不少人也開始將這個時代稱為“智能農業”時代。

可以料想到,未來,智能農業的規模只會越來越大。到本十年末,世界人口預計將超過85億,其中超過8.4億人會受到嚴重飢餓的影響,落在智能農業肩上的擔子,就是要提高糧食的產量和效率。

但是有得就必有失,隨著數字技術發展起來的,還有潛在的網絡安全漏。

於是,隨著農業4.0,也就是智能農業的提出,產量問題自然是重點關注,更強大的數據分析以及更智能的自動化和決策能力同樣不可忽視。

儘管目前,研究人員們對智能農業進行了廣泛的研究,但“尚未解決圍繞智能農業的安全問題”,南京農業大學的Xing Yang表示。

他補充到,迄今為止,該領域的研究主要涉及將傳統的網絡安全知識應用於農業背景。相比之下,農業網絡安全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Yang和他的同事們調查了不同種類的智能農業,以及針對它們的關鍵技術和應用。農業物聯網應用程序具有引起安全問題的獨特特徵,他們對此進行了列舉,也提出了相應的對策,並以論文的形式發表在了IEEE / CAA Journal of Automatica Sinica上。

文章中寫到,田間農業可能會受到設施損壞的影響,以及家禽和牲畜育種可能會遇到傳感器故障,溫室栽培可能會面臨控制系統的入侵等。所有這些都可能導致IoT架構(包括硬件和軟件)損壞,從而導致農業運營失敗。

此外,數據採集技術面臨威脅,包括惡意攻擊、未經授權的訪問、隱私洩露等,而區塊鏈技術可能容易受到訪問控制失敗和不安全的共識協議的攻擊。

Yang認為,智能農業中最緊迫的安全問題涉及物理環境,例如工廠控制系統的入侵和無人機(UAV)的錯誤定位。他說:“農村地區的網絡不如城市,這意味著,某些地區的網絡信號較差,這就會導致錯誤的基站信號。”

研究人員還特別注意了農業設備潛在的安全威脅,Yang表示:“考慮到IoT設備在農田中的部署相對稀疏且無法得到有效監督,如何確保設備的物理安全也是一個挑戰。”“此外,由長距離信號傳輸引起的延遲也增加了Sybil攻擊的風險,Sybil攻擊正在通過虛擬節點傳輸惡意數據。”

例如,在他們的太陽能殺蟲燈實驗中,他們發現,燈的高壓脈衝影響了基於Zigbee的IoT設備和數據採集傳感器的數據傳輸。因此,Yang說,為了最大程度地減少不必要的損失,必鬚根據實際在田間的部署情況研究每種設備,包括特定農業設備可能的安全風險,這一點很重要。

該研究還總結了適用於智能農業的現有安全和隱私對策,包括身份驗證和訪問控制協議、隱私保護框架、入侵檢測系統以及加密和密鑰管理。

Yang樂觀地認為,可以使用現有技術(例如邊緣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的應用來緩解某些現有問題。他說,可以開發可能檢測惡意用戶存在的AI算法,而可以將現有的工業安全標準應用於為農業物聯網設計目標明確的安全方案。

他說,這代表了一項重大的研究挑戰,因為深度學習方法中使用的當前數據集並不基於智能農業環境。因此,需要新的數據集來在智能農業環境中構建網絡入侵檢測器。

Yang說:“這些技術可以幫助發展智能農業並解決一些現有的安全問題,但是它們存在漏洞,因此也帶來了新的安全問題。”

3年、30億美元、3000個無人超市,首富貝佐斯的超市夢

 

2020對於零售來說是打擊巨大的一年,許多我們熟知的品牌像是GNC、 Victoria’s Secret、GameStop、JC Penney等等都宣布永久關閉大部分實體店鋪。但隨著各個零售商重新適應“新常態”aka 存活下來,去年一年零售業整體的數字化的進程被加快了好幾年。

商店關門

根據IBM的年度全美零售報告顯示,百貨商店的數量今年將減少60%,而電商則將增長超30%,從實體店到電商的進程也被加快了5年。

電商的突飛猛進也使得消費者對於所買商品發貨和到貨時間和質量有了新的期待,面臨著行業內整體缺少送貨員的現狀,無人機和自動駕駛送貨成為了新的“香餑餑”。

無人機送貨強

全球無人機市場目前價值140億美元,到2024年這一數字將達到430億美元,其中無人機商用交貨將成為重要助推力,對它的使用將使得零售銷售總額到2030年增長22%。

總部位於以色列的Flytrex自稱為世界上第一個將商品用無人機送到用戶家庭的公司,早在2018年就開始了和冰島最大的電商AHA合作將日用品送到消費者的後院,將原本的25分鐘送貨時間縮短到了4分鐘,它在今年1月剛完成了8百萬美元的融資,目前在美國北卡州和北達科他州都有試點項目,去年9月沃爾瑪也宣布將和Flytrex開啟試點項目。

Flytrex

亞馬遜從2013年就開始研究無人機交貨,在2019年正式推出了全新電子無人機Amazon Prime Air,向實現30分鐘到貨的目標更進一步,就在去年8月終於獲得了FAA(美國聯邦航空局)的許可,可以開始大面積擴展商用無人機送貨。

Amazon prime air

而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Wing則在2019年就成為了第一個獲得FAA(美國聯邦航空局)許可的可做商用的無人機交貨公司。

除了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也可以做到自動化:

亞馬遜在2019年就推出了自動送貨機器人Amzon Scout,它只有一個小冰箱那麼大,以純電動的方式和步行速度在人行道上運行,機器人被訓練成可以躲避寵物、行人和其他人行道上的障礙物,還會分析天氣情況選擇不同路線。Scout有自己的運行路線,不過在一開始還是要有員工陪同監督,目前在周一到週五的白天進行送貨。

Amazon scout

亞馬遜從2019年在華盛頓州開啟試點項目後也在加州的Irvine開始了運行,而去年夏天更是將足跡拓展到了南部的喬治亞州和田納西州,目標是到2040年實現淨零碳的目標。

由兩位前Google工程師創建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Nuro目前也十分被看好,它是第一家獲得DMV ( 美國車輛管理局)許可的能在加州道路上測試完全無人駕駛汽車的公司,並且已經和Kroger和沃爾瑪等大型超商在美國各城市開啟了試點項目,這一用無人車做社區團購的模式在地廣人稀的美國大大減少了人力成本。

Nuro

面對著Marble、BoxBot、Dispatch等多個公司的競爭,Nuro在資本方面較有優勢,背後的投資者包括Greylock、軟銀、還有網易創始人丁磊等,它在去年11月完成了由T. Rowe Price領投的5億美元C輪融資,目前估值約50億美元。

對於無人機送貨技術的採用不只限於面向消費者的服務,自動化送貨技術也能提升中間過程的物流效率。

沃爾瑪在2019年就宣布和自動駕駛技術公司Gatik合作,實現“中心輻射式”倉庫系統的自動化。

Gatik & Walmart

就像接力跑比賽把棒交給最後一位衝刺選手的那個角色一樣,處於長途運輸和最後一英里之間的“中間英里”十分重要。Gatik的專長是無人送貨車,將貨物從倉儲中心運送到零售實體店或是分發中心,解決的正是這一中間距離的問題,將消費者平均要等2天的送貨時間縮短以24倍的效率縮短到了2小時,如今它已經完成了超過3萬單來自於世界500強公司的自動送貨單。 Continue reading

AIOT:什麼是智聯網,它是未來嗎?

我們有很多關於人工智能(AI)和物聯網(IoT)等新技術的文章,以及它們如何簡化我們的生活,並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以及它們給IT專業人士帶來的挑戰。隨著這些技術逐漸成為主流,我們看到了將兩種或多種技術結合起來的成果。舉個例子: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為我們提供了智聯網(AIoT)。

那麼,什麼是智聯網(AIoT),我們如何利用其力量?它是我們生活和工作的未來嗎?

讓我們在這篇文章中探討這些問題的答案。

什麼是智聯網(AIoT

AIoT是設備(事物)的人工智能。為了更好地理解這一概念,讓我們快速回顧一下什麼是物聯網。物聯網是一種允許設備連接到互聯網的技術,這樣它們就可以收集、發送和處理數據。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是設備或系統從使用中學習並據此採取行動的技術。

當將兩者結合在一起時,您將擁有連接到互聯網的設備以收集數據,並擁有智能來分析模式並採取相應的行動。從這個意義上講,日常設備具有從使用中學習的智能,並可以自動完成預期的操作,而沒有任何形式的人為乾預。

那麼,這兩種技術是如何融合併協同工作的呢?

AIoT的工作

物聯網的核心是由一系列傳感器組成,這些傳感器可以通過互聯網來發送和接收數據。但是,除非對數據進行分析並採取行動,否則僅發送和接收數據並不會增加價值,而這就是人工智能(AI)發揮作用的地方。

換句話說,物聯網創建數據,然後人工智能對其進行分析,以提供有意義的見解,並相應地提供所需的行為或行動,以提高效率和生產力。基於此,我們可以跟踪AIoT設備的工作流程。

▲這一切都始於在傳感器的幫助下創建數據。

▲這些數據通過網絡進行傳輸。

▲所有數據都聚集在一個地方。

▲分析該數據以獲得有意義的見解。

▲必要的行動是根據這些見解來完成。

顯然,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最後一步最重要。但是要實現這一目標,剩下的四個也至關重要,這就是使AIoT比AI或IoT更強大的原因,因為這項技術涵蓋了從數據收集到適當行動的端到端生態系統。

那麼AIoT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AIoT的好處

以下是AIoT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生活和工作的一些方法。

減少故障

在AIoT系統中,將生成並分析數據以識別可能的故障點,並對其進行修復,以確保工作不會中斷。它可以識別出有問題的參數,並即時對其進行調整,以防止出現故障和停機。

提高效率

AIoT最大的好處之一是提高了效率,因為所有必要的數據和操作都可以隨時獲得。以勞斯萊斯(Rolls-Royce)為例,該公司使用AIoT進行發動機維護。這有望發現問題並提供操作見解,進而提高發動機的燃油效率和性能。

省錢

AIoT增強了預測智能,以降低運營成本。例如,谷歌使用AIoT來降低其數據中心的冷卻成本。同樣,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正在尋求使用AIoT來減少設備故障,從而節省計劃外停機時間。

風險管理

改進的風險管理是AIoT的另一個重要優勢,因為它可以提前預測風險,甚至可以降低風險。這有助於組織更好地準備和處理財務損失、網絡攻擊,甚至員工安全。

許多銀行正在研究利用AIot來減少ATM欺詐和其他可能對其係統進行網絡攻擊的可能性。

新的收入機會

AIoT為企業提供新產品和服務打開了一個充滿機遇的世界,這些產品和服務可以增加收入並為新市場奠定基礎。

許多行業已經開始在自然語言處理(NLP)中使用AIoT來更好地與人類互動,使用先進的車隊管理系統來實時監控車輛的位置,使用無人機來到達人類難以到達的區域,等等。 Continue reading

Gartner發布5G網絡基礎設施魔力像限報告

【摘要】該魔力像限幫助通信服務提供商識別和評估其5G網絡基礎設施的網絡設備提供商。這種端到端5G網絡基礎設施包括RAN,核心網絡,傳輸和網絡基礎設施服務。

近日,國際權威分析機構Gartner發布了首份《通信運營商5G網絡基礎設施魔力像限》報告。

Gartner通信運營商5G網絡基礎設施魔力像限

該魔力像限幫助通信服務提供商識別和評估其5G網絡基礎設施的網絡設備提供商。這種端到端5G網絡基礎設施包括RAN,核心網絡,傳輸和網絡基礎設施服務。

市場定義/說明

Gartner將5G網絡基礎設施定義為支持通信服務提供商(CSP)提供連接服務的功能,例如移動寬帶,固定無線訪問和5G網絡上的語音通信。Gartner認為5G是基礎技術,被實施以發展CSP的核心業務流程,包括消費者業務和企業業務部門。

5G基礎架構的核心功能包括:

●無線電接入網絡設備,包括用於5G新無線電和4G LTE的無線電單元(RU),基帶單元(BBU):

●無源天線,RU,AAU,vBBU,BBU,DU,CU,vDU,vCU,小型蜂窩

●核心網絡設備,包括5G下一代核心和演進分組核心(EPC):

●適用於5G的UPF,AMF,SMF,PCF,AUSF,UDM,NSSF,NRF,NEF,NWDAF

●適用於4G LTE的MME,S-GW,P-GW,IMS,HSS,PCRF,EPC / vEPC

支持CSP的有效5G部署還需要其他5G技術和功能。這些包括但不限於:

●傳輸網絡設備:前傳,中傳,回傳,無線回傳

●網絡基礎設施服務:設計,構建,運行,支持

本研究中討論的5G網絡基礎設施涵蓋了5G非獨立(NSA)和獨立(SA)體系結構。此外,還介紹了可重用當前4G LTE頻譜帶寬和4G基礎架構的5G動態頻譜共享(DSS)。

這項研究針對部署5G網絡並通過公共網絡基礎架構向訂戶提供通信服務的無線CSP 。不包括企業部署的私有移動網絡(例如,私有LTE,私有5G和本地5G)。

以下10個供應商入選本次魔力像限

供應商優勢和注意事項

思科

思科是這個魔力像限中的特定領域者。它是一家美國跨國技術集團,其5G業務專注於電信雲,移動核心,SDN傳輸和自動化。儘管思科是LTE EPC領域的主要參與者(傳統無線電接入網[RAN]設備除外),但該公司活躍於其Open vRAN生態系統。

長處

思科的Virtualized Packet Core受到了主要CSP的關注,並通過提供UPF,SMF和PCF支持T-Mobile美國業界首個5G SA網絡。該公司一直是Internet協議(IP)技術的先驅,這是一個優勢,因為EPC / 5G核心是一種全IP網絡技術。

儘管最近在收入方面面臨壓力,但由於其強大的資產負債表和產生有意義的現金流的能力,思科在財務魔力像限中的供應商中排名最高。尋求具有強大財務可行性和信譽的合作夥伴的CSP應該考慮使用Cisco。

思科已經在Open vRAN中建立了強大的生態系統,其中包括該領域的所有主要參與者。其中包括Altiostar,Intel,Red Continue reading

恢復哆啦A夢聽覺!實裝蝗蟲耳朵,生物機器人可以“聽到”聲音,還能進行區分和響應

 

哆啦A夢是有耳朵的這件事,應該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吧。

 

只不過文摘菌一直很好奇,後來耳朵沒了,哆啦A夢到底是怎麼聽到大雄說話的。

 

 

現在,特拉維夫大學的研究人員就給出了一個可能的答案。

 

哆啦A夢的機器耳朵確實已經沒了,但它可能裝上了生物耳朵,就像這個機器人一樣,通過這樣的配置,機器人就能對聲音進行反應了,比如從右側的傳感器上看到,拍兩下,機器人就會向前走:

 

 

拍一下就會後退:

 

 

相關研究成果也已經以論文的形式發表在了《傳感器》雜誌上。

 

論文鏈接:

https://www.mdpi.com/1424-8220/21/1/228/htm

 

Ear-bot實裝蝗蟲耳朵,生物傳感器功能性極強

是不是感覺不可思議?

 

你們覺得研究用到的生物耳朵是什麼動物的(可千萬別說是人的)(漢尼拔聽了直流口水)。

 

 

答案是蝗蟲

 

為什麼選擇蝗蟲呢,研究人員表示,“在數億年的進化過程中,昆蟲已經開發出了巧妙而簡單但靈敏的傳感器,它們體積小、重量輕,適用於極端變化的環境,具有低功耗的特點,並且超過了許多人造的人工傳感器”。

 

“這些獨特的特性使這些生物傳感器在技術應用中非常有吸引力。”

  Continue reading

什麼是LiFi技術,它將如何驅動未來的智能眼鏡?

導讀

儘管互聯網和數據似乎始終無所不在,但如今實際上只有大約50%的世界人口可以使用互聯網。

隨著智能眼鏡製造商希望以LiFi技術的進步為基礎,我們能否看到未來智能設備運行方式的轉變?

最近有消息稱,智能眼鏡和增強現實公司Vuzix與Signify合作通過LiFi技術減少Vuzix智能眼鏡的延遲,這可能是未來AR眼鏡如何工作的重要指標。

Vuzix採用LiFi連接可能是智能眼鏡行業中的第一個。但是LiFi到底是什麼?它是如何工作的?讓我們更深入地研究可以為未來的智能眼鏡提供支持的連接技術。

LiFi

要了解LiFi(Light Fidelity)的功能,請想像一下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上,只需輕按一下電燈開關即可連接到超高速互聯網。LiFi的行為就像無線光網絡技術一樣,該技術利用LED進行數據傳輸。LiFi本質上是一種移動的WiFi形式,它使用光代替無線電波來發送信息。

正如我們已經談到的那樣,LiFi到達設備的方式很有用-特別是在WiFi信號較弱的環境或容易受到電磁干擾的區域-例如醫院或飛機中。

LiFi通過高速傳輸無線互聯網連接來工作。該技術使LED燈泡能夠傳輸光脈衝,從而使數據以人眼無法察覺的方式往返於接收器。

一旦設備的接收器收集了要發送的信息,它就能夠以類似於解密莫爾斯電碼的方式(僅以更快的速度)每秒數百萬次的方式來解釋數據。LiFi數據的潛在傳輸速度可以超過100Gbps,這比已知最快的WiFi形式WiGig還要快。

全球規模的數據

儘管互聯網和數據似乎始終無所不在,但如今實際上只有大約50%的世界人口可以使用互聯網。發達國家的許多公民已經習慣了互連的物聯網設備。數十億人努力尋找無處不在的網絡覆蓋。

然而,在可追溯到2011年的TED演講中(https://www.ted.com/talks/harald_haas_wireless_data_from_every_light_bulb?language=en),愛丁堡大學的Harald Haas就LiFi的潛力進行了演講,聲稱世界上幾乎無限量的LED燈可以從本質上適應傳輸數據和光的需求。

最近,《Binary District Journal》指出,很可能在路燈中找到互聯網的未來。該文章發表在《 The Next Web》上,著重介紹瞭如何輕鬆適應LED燈以快速傳輸數據的方式,會對雲計算產生巨大的影響。

LiFi可能會嚴重影響無法訪問WiFi的地方(例如飛機)的連接潛力。

儘管5G的到來和公共WiFi網絡的現代化步伐已經取得了很多成就,但LiFi可能會成為許多人認為取代智能手機的技術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智能眼鏡。

評估智能眼鏡的光明前景

蘋果計劃通過在2022年發布首款AR頭戴式頭盔來涉足AR市場,顯然未來將迎來智能眼鏡的光明前景。如今,Apple的iOS平台是基於許多基於AR的應用程序構建的,這些應用程序已在iPhone和iPad等設備上得到支持,從而使該技術對其目標受眾變得更加容易使用。

蘋果的發布可能會面臨與Facebook爭奪市場主導權的鬥爭,希望在2023年至2025年之間發布自己的AR可穿戴設備。在與雷朋的母公司Luxottica合作開發時尚的集成眼鏡之後,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似乎很顯然正致力於爭取時間來打造時尚的智能眼鏡技術,該技術的外觀類似於在這里以及在傳統的在線眼鏡商店中都可以看到的標準有框眼鏡。這種眼鏡內部稱為Orion,其設置允許用戶之間進行通話和流式傳輸視頻。

隨著科技行業的主要參與者紛紛收購AR和全息影像公司,以期在未來幾年內更好地完善其智能眼鏡技術,我們可能會看到一些關於用戶所追求的技術的不同解釋。雖然價格可能會在決定最受歡迎的AR可穿戴設備中起主要作用,但便利性和可用性將決定該行業的長期成功。

LiFi可穿戴設備的意義

隨著下一代AR可穿戴技術的首次發布日臨近,我們的注意力必須轉向如何保持智能眼鏡的連接。

LiFi在保持智能設備連接方面的局限性在於設備本身需要與光源保持持續接觸這一事實–對於花費大量時間待在口袋或手提包中的智能手機而言,這是一項艱鉅的壯舉。但是,AR可穿戴設備的到來意味著LiFi最終可以在其當前的工業應用之外找到實際用途。

LiFi的到來並不是要取消WiFi連接或5G等移動數據。相反,它應該補充現有的數據連接,並提供一個額外的超快速層,設備可以在其中進行連接。

如果智能眼鏡打算在十年內佔領整個世界,那麼在為速度而構建的LiFi基礎設施的支持下,它們很可能會實現這一目標。

聯絡我們

地址
香港九龍觀塘鴻圖道57號南洋廣場1808室
Rm.1808, Nanyang Plaza, 57 Hung To Road., Kln. HK

電話
23091888

電郵
info@iothk.net